📞TEL:18980028886让污染变成财富

当前位置:首页 > 环保新闻 > 暗访深圳下坪垃圾填埋场:渗滤液流入城市管网

暗访深圳下坪垃圾填埋场:渗滤液流入城市管网

2014-07-21来源:中国环境报



随着公众对环境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相关投诉也越来越多,如若处理不当,很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本报记者近日针对一些公众投诉信息,深入广东深圳、东莞等地,暗访投诉热点,核实投诉信息,维护公众权益。
  暗访投诉热点系列报道之一
  深圳市罗湖区清水河下坪填埋场近年来频繁被投诉,原因只有一个:臭味扰民。与此同时,这座17年前投入运营的填埋场,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城市生活垃圾卫生填埋示范工程、全国城市市容环境卫生先进集体时传祥奖等多个荣誉头衔,被原建设部评为一级无害化卫生填埋场。
  除了臭味扰民之外,据记者前期调查,这座垃圾处理场的设计处理能力已由最初的2000多吨/日增加到今天的约5000吨/日,其配套的渗滤液处理能力已经远远不足,部分渗滤液有可能被偷排处理。
  实情如何?记者近日进行了两次查访。
  夜探 臭味源自山巅
  夜色沉凝,骤雨初歇。5月7日凌晨三点钟,记者一行从深圳市宝安区驱车30余公里,来到了罗湖区清水河下坪固体废弃物填埋场附近。
  初夏的深圳睡意正浓。不过对于这里的部分市民来说,午夜梦回,却总会被飘忽不定的恶臭打扰清梦。
  黑暗中,出租车拐入陡坡上的岔道,来到一座小区大门前。
  “这里是龙华新村。”值班亭里的收费员告诉记者,垃圾填埋场距此不远。“多年来,臭味一直没有断过。尤其是半夜值班,最难过的就是一阵一阵的恶臭。”
  根据收费员指示的道路,记者一行沿着曲曲弯弯的山道行进数公里后,来到了下坪填埋场的大门口。
  一辆垃圾运输车堵在车辆入口处,操作停车杆的值班员正在小亭内打瞌睡。记者所乘的出租车悄然熄火关灯,一行人从停车杆边上的空隙快步进入场区。
  手电的微光下,记者踩踏着薄薄的泥泞向山上行进。沿着主干道一路向前,道路左侧是山体,右侧则是百米高的陡坡,陡坡下灯光闪烁,机器轰鸣。根据路牌显示,下面是填埋气发电设施。一路上,不时有臭味随风飘来。
  越往上走,就越安静,周围虫鸣唧唧,不时有牛蛙的怪叫。大约半个小时后,到达顶端的填埋库区。站在水泥路面消失处,前方有数百平方米的空地,因车辆碾压和雨水浸泡,路面泥污已没脚面,无法前行。空地周围是目前的填埋作业区。借助山后城市路灯散射过来的微弱光线和手电的光亮,隐约可见数千平方米的填埋场所沿山体起伏,覆盖较为完整,没有见到裸露的填埋作业区。细雨淋漓中,四下里弥漫着淡淡的腐味,随着风向变幻,不时会有一股突如其来的恶臭来袭。
  记者一行沿着路边探查,寻找这股恶臭的来源。行至距离空地约十多米的道路右侧陡坡时,一阵浓烈的恶臭从下直冲上来,又随风飘散。记者在这段路面周遭反复查探,最终将灯光锁定在陡坡上的一堆管道上。
  由于坡体太陡,且是覆膜的垃圾堆体,兼之下雨,无法到更近处观察,但初步可判定是垃圾渗滤液的收集、输送管道。这堆管道大约有四五条,一条黑色的大管道与数条颜色深浅不一的小管道交错杂陈,沿着坡体放置,暴露于覆盖膜之上的部分大约长十余米,下端隐没于覆膜之下。
  在周边巡行数次,记者发现,站在管道上方的路边时,臭味最为浓烈,而距离越远,随风飘来的臭味也就越少。为了再次验证,记者一行下山后又回到龙华新村附近几处小路,发现当风从垃圾场方向吹来时,不时有臭味伴随。询问夜间出租车司机,几位司机均表示,夜间在这附近路过时,时不时会闻到臭味。
  下山经过厂区大门时,已经有两辆运送垃圾的车辆在雨中等候进场。
  明访 部分渗滤液流入城市管网
  次日下午三点钟左右,小雨。
  记者再次造访下坪固体废弃物填埋场,驱车直奔厂区内的渗滤液处理场区。
  在垃圾堆体下放的山坳里,一条堤坝与两侧山体相连,与垃圾堆体围成一个面积千余平方米的渗滤液暂存池。池面覆盖黑膜,可随渗滤液液面变化而变化,一位工人正在上面作业。
  站在堤坝上,可以看到在渗滤液暂存池和山体之间,有宽约40公分、深约20公分的排水渠,红褐色的水流正快速流动,不时发出臭味。沿水流来源查看,记者发现,这股水流来自于暂存池另一端相连的垃圾堆体,而根据其颜色和臭味来看,与垃圾渗滤液性状相仿。
  沿着水流向下,在暂存池与山体相连的拐角处,另有一道性状类似的水流从山体上沿着宽约一米的水泥台阶直泻而下,泛着黄色泡沫,汇入水渠。水渠沿着渗滤液暂存池堤坝底部,转90度后折而进入更深的一道沟渠,一路下行,最终流入两米多深的一处管道,没入地下。
  站在与堤坝平齐的高处观察,垃圾堆体、暂存池堤坝表面,均有大小不同的水流不停流下,汇入排水渠;渗滤液暂存池周边有诸多管道绕行。
  记者沿着管道查寻其最终去向,数十米后,发现多数管道都进入了沟渠旁边的渗滤液处理系统,而其中一条灰色管道最终通向地下,与沟渠水平距离大约数米。
  在地面上,沿着沟渠没入地下的方向行走约30米后,记者发现一个直径五米左右的圆形竖井,井底部分别有两个入水口,两个出水管;其中一个入水口方向与记者此前查寻的沟渠相符,入水性状也相符,进入竖井后,直接流向出水管;经过查寻,另一个入水口来自于距此不远的一处涵洞,水源是山上雨水,夹带大量杂物,泛着泡沫,进入竖井后,经由一个方形水泥池后溢流而出,流向出水管。
  竖井底部形成泾渭分明的两道水流,从垃圾处理场渗滤液暂存池方向来的出水口,出水呈红褐色,另一道则是灰色水流。
  据调查,这个出水管道为市政地下管网。
  核实 渗滤液处理能力不足
  记者在渗滤液处理厂区看到渗滤液处理工艺流程图,显示为氨吹脱-厌氧生物滤池-A-SBR技术工艺。查阅相关材料得知,这一处理场设计能力1600吨/日,日产生渗滤液400吨,渗滤液处理设施设计处理能力800吨/日。
  实际上,根据记者从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获取的情况,这一处理场目前处理能力已在5000吨/日左右,按照25%的渗滤液产生率,每天产生渗滤液1250吨左右;由于深圳气候潮湿,特别是雨季,垃圾平均含水率可达40%左右,日产生渗滤液在2000吨左右。根据记者从其他生活垃圾填埋场了解的情况,已经封场的填埋场每天还要产生一定数量的渗滤液。
  据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方面的信息,下坪固体废弃物填埋场曾因渗滤液处理能力不足而进行过一次改造,但目前的处理缺口仍然较大。
  根据环境保护部2008年发布的《垃圾填埋场污染控制标准》(GB16889-2008),垃圾填埋场产生的渗滤液必须在厂区内处理。那么,处理能力以外的部分去向何处?
  根据记者现场调查的情况,这部分渗滤液是否进入了城市地下管网?为了进一步核实,记者找到了渗滤液处理厂的运营经理,要求提供渗滤液处理的相关材料,并向记者介绍现场处理设施的一些情况,但这位负责人表示,他只负责现场运行,一切事宜要向下坪固体废弃物填埋场相关负责人汇报,不能配合记者调查。
  在现场等待一段时间后,这位负责人仍未给记者任何关于采访调查的答复。截至记者发稿,仍未收到下坪固体废弃物填埋场的任何回复。
  追问 基础设施建设应与城市发展匹配
  作为年轻的新兴城市,深圳市的发展日新月异,但与之相配套的基础设施建设,日益成为城市发展的短板。根据媒体报道,包括下坪填埋场在内的多个垃圾焚烧设施都遭到周边居民的频繁投诉,主要问题无非是恶臭。
  相关资料显示,深圳市下坪固体废弃物填埋场是采用上世纪90年代初国际先进的填埋技术标准建设运营的卫生填埋场,主要处理罗湖、福田两区的城市生活垃圾。号称“借鉴国外先进技术和自身科研实践,引领垃圾处理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新潮流”、“避免二次污染”,并在2002年申报了“国家发明科技进步奖”,2006年获得“全国垃圾填埋场示范工程”称号。然而,作为使用寿命有30年的垃圾填埋场,在使用仅7年后的2004年就造成严重空气污染。为此,垃圾填埋场有关负责人当年当着媒体的面,向市政协委员保证“明年底告别臭气”。
  但在2009年,下坪填埋场又被清水河、银湖片区以及原关外的坂田、龙华、布吉等地居民频繁投诉,“24小时都能闻到下坪固体废弃物填埋场传来的浓烈臭气,并受到填埋场滋生的大量苍蝇侵扰,正常生活已经受到严重影响。”
  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曾对此正式回复,称清水河区域臭气污染问题一直是深圳市的环保投诉热点。下坪场因进场垃圾量不断加大,致使垃圾作业面不断上升,在天气扩散条件不好时,即使在监测达标情况下,臭气对坂田万科第五园等一带居民有显著影响。
  在深圳市罗湖区2011年两会期间,政协委员提出“关于尽快停止使用下坪固体废弃物填埋场的建议”,再次将臭味扰民问题置于公众目光之下。
  城市在发展,垃圾产生量不断增加,处理量也不断增加,当年的“新潮流”在今天已不再“新”,当年的先进技术如今或许已经落后,而当初设置的处置能力已经被远远超越,城市基础设施能力建设远远滞后于城市发展。以下坪填埋场为例,能力建设的滞后,必然带来不同程度的环境隐患,臭味扰民是其一,而其严重不足的渗滤液处理能力,带来的只能是偷排,或者牺牲处理质量。
  当然,居民与垃圾处理场等基础设施之间的矛盾,城市规划也难辞其咎。比如,下坪填埋场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存在,但近10多年来,周边却不断开发新的楼盘,人为地引发居民与城市基础设施之间的矛盾。
  发展快马加鞭,配套严重不足,几乎已经成为我国当前城市化进程的通病。


          正在招聘

企业认证微信公众号 newlipp

业认证微博号:新利浦资源再生
 技术包 Technical contract
 技术项目全面负责 
研发、设计、生产、应用
硬件、软件、人员
您懂的 You'll see 
项目联营


新利浦坚持“4R”循环永续的资源重造理念,致力于废料收售、来料加工超临界再生资源利用、超临界天然物提取、亚临界废弃物回收、DAC空气中低浓度二氧化碳回收碳捕捉、碳利用CCUS项目高新技术研发、咨询、设计、投资、建设与运营。以废治废、以废止废,科学发展与合理布局,努力创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一流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碳捕捉利用企业。—2019 宣
图文未经授权不可用于其它商业用途,法律解释成都迪泰律师事务所。










地沟油变生物柴油 赤泥4R综合利用
农村污水循环利用







今日金属价格
今日提取物价格 今日油脂价格
2021年9月20日
2021年9月20日
2021年9月20日
名称 国际价格(美元) 名称
国际价格(美元) 名称 国际价格(美元)
1757.20 甲壳素
生物柴油
22.31 沉香精油
生物燃油
915.00 壳聚糖
地沟油
更多
更多
更多
四川新利浦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 Sichuan Xinlipu Renewable Resources Utilization Co., Ltd.
公司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万科汇智中心
office  :绵阳市涪城区绵州大道199号/万达CBD广场D座   factory:绵阳市经开区文武路/三江光机电工业园
物资部(采购): QQ2  602205811     人事部(招聘): QQ2  1354659275 市场部(咨询电话):13086665368  18980028886  
董事长邮箱:ssbq88@gmail.com      总经理邮箱:bnbx66@gmail.com  


公司禁止员工收受不正当财物,欢迎监督、投诉!

本站部分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和图片)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谢谢合作!
CopyRight (c) 2003~2030 蜀ICP备2021011643号-2  川公网安备51010502010962号

CopyRight (c) 2003~2030